入围球队:原来你们是这样的世界杯吉祥物

  2018年世界杯正在酣战,你一定见过了吉祥物扎比瓦卡,那是一头可爱的小狼。吉祥物是每届世界杯球迷们购买纪念品的首选。不过,很少人知道,要不是淘宝和中国女工,这次世界杯的吉祥物很可能难产。100个两米高的吉祥物和100万个30厘米高的小吉祥物让世界杯组委会犯了难,因为俄罗斯的轻工业水平竟然完成不了这次的生产任务。组委会想到了“上淘宝”,最终中国10个省份30多家制造商投入几千名女工,在30天内,一针一线万件世界杯吉祥物“扎比瓦卡”,它们被送到莫斯科世界杯赛场,成为了大家爱不释手的世界杯吉祥物公仔。从1930年的第一届乌拉圭世界杯开始,前七届世界杯均没有吉祥物,直到1966年才有。狮子维利、橙子纳兰吉托、公鸡福蒂克斯、狮子格里奥……世界杯的吉祥物风格迥异,有可爱系,有极简主义,还有动画艺术。不只是吉祥物的寓意,它们背后的故事也是各有特点。

  1966年,英格兰组委会推出的吉祥物是卡通狮子维利。维利受到了英国人民的追捧,因为它的造型代表了英国的时尚潮流:维利的发色是灰白色,英国人认为这种颜色庄严权威;维利的球鞋是红颜色,因为英国著名球星贝斯特最喜欢穿红色球鞋,认为红色能带来好运,有助进球;维利的上衣是由整面英国国旗剪裁制成,这种设计具有超前性,因为在欧洲的传统设计里,国旗图案通常被制成徽章,点缀在衣服的胸口位置。本届世界杯结束后,维利对欧美时尚界的影响仍然在继续,1970年至1980年,许多设计师仍然偏爱将整面国旗作为服饰主题图案,这种风格被称为“维利流行风”。

  维利的设计者是儿童读物画家瑞格·霍伊。霍伊为1966年英格兰世界杯吉祥物准备了四套方案,分别是小男孩和三只不同形象的狮子,最终,其中一只欢快踢球的狮子当选。他表示:“我的设计灵感来源于我的孩子,他踢球时非常快乐,我就决定将狮子设计成拟人站立的样子,让狮子代表勇敢的足球运动员。”1987年,霍伊去世,但狮子维利影响了之后历届世界杯吉祥物的设计。

  1970年,第9届世界杯首次来到了北美洲,主办方推出的吉祥物是一个头戴墨西哥传统大草帽、身穿短衣裤、露肚脐眼、怀抱足球的小男孩,小男孩的名字是墨西哥男孩子最常用名——胡安尼特。

  胡安尼特被推出后,大部分墨西哥人喜欢,小部分墨西哥人反感。支持派的墨西哥人认为,胡安尼特戴的草帽可以象征整个民族。这种用棕榈叶编成的宽边尖顶草帽被用于田间劳作,它具有轻巧凉爽的优点,是农民们的必备之物;墨西哥还有独特的草帽舞,也被称为“国舞”,跳到最后,女士捡起男士抛在地上的草帽,象征接受男士的追求。反对派则认为,露肚脐并不是墨西哥的主流文化,这种开放的穿戴方式具有美国元素。然而,设计者解释称:“吉祥物代表了创新和公平。”最终,小男孩的吉祥物设计形象得以保留。

  1974年,世界杯由联邦德国举办,主办方设计了一对小朋友,他们一高一瘦,一矮一胖,名为提普和塔普。虽然外形不同,但在各个场合,提普和塔普都是带着亲切的笑容一起出现,他们身上的球衣印着世界杯的德语缩写“WM”和年份“74”。主办方表示:“提普和塔普象征友谊与和平,希望参赛双方能够保持友谊在先。”迄今为止,提普和塔普也是唯一以两个人物作为世界杯吉祥物的案例。

  1978年世界杯,东道主阿根廷偏爱小男孩的造型,他们推出的吉祥物是正在踢球的高切托。高切托右手拿马鞭,头戴传统的阿根廷高原民族礼帽,身着阿根廷国家队球衣,脚踩足球,脖子扎着围巾,脸上洋溢着笑容。这是世界杯吉祥物设计中,连续第三次以人物形象出现的吉祥物,也是唯一拿着鞭子的吉祥物。

  设计团队在介绍高切托时表示:“马鞭代表了马对阿根廷人民的重要性,对于许多人来说,马就是他们身体的一部分。”阿根廷有着世界上最悠久的骑马史,许多游客认为,这里是骑马者的天堂。在阿根廷各个城市的街头,都有骑马者在穿梭。

  阿根廷的历史文化中,马是人们的骄傲,他们牵马、驯马、养马、装扮马,在马上捕猎、格斗。小孩子一出生就会被抱在马背上,他们很快能独立骑马,马具更是身份的象征,镶银、雕花都不能少。美国历史学家理查德·斯拉特研究时称:“阿根廷人离不开马,没有马如同没有腿。他们骑马去挖水井、织鱼网、驯服牲畜。去世后,在朋友们的帮助下,由马驮着自己走向墓地。”斯拉特也提到了阿根廷的著名民谣:“我的马和我的爱人去了远方,马儿,希望你快回来,回到我身边,我的爱人,你可以随意了。”

  1982年西班牙世界杯的吉祥物一反传统,没有选择动物或人物,而是将西班牙特产橙子作为吉祥物。由于西班牙语橙子的谐音是“纳兰吉托”,这也成为了吉祥物的名字。纳兰吉托身着西班牙国家足球队队服,左手抱足球,右手叉腰,笑容可掬。设计者解释:“希望人们从纳兰吉托的活泼形象中,感受到西班牙人的热情和奔放。”

  西班牙盛产橙子,2017年,在欧盟出口的橙子中,59%的橙子来自西班牙。西班牙的橙子种植面积达到了欧盟的一半,产量也领先于欧盟第二产橙国希腊。据说,橙子是由麦哲伦带到西班牙的,当时,在西班牙的资助下,探险家麦哲伦开启了第二次航海探险,1520年,他从亚洲带来了甜橙种苗。由于这种甜橙喜爱阳光,要求土质肥沃,透水透气性好,空气湿度不能太高,而地中海沿岸温暖的气候十分适合甜橙的生产,这一品种在西班牙得到了发展和壮大。

  1986年,第13届世界杯在墨西哥举行,主办方推出的吉祥物是辣椒匹克。它头戴尖顶草帽,嘴唇上是墨西哥人标志性的大胡子,身着红白两色足球运动服,靠在一个足球上,形象独特。吉祥物推出后,有些人觉得辣椒匹克看着古怪,但在世界杯期间,以辣椒匹克为主题的水杯、帽子等周边产品销量很好,也让世界了解墨西哥人对辣椒的热爱。

  墨西哥被誉为“辣椒王国”,因为这里是辣椒的发源地,全球一半的辣椒都产自墨西哥。在人们的日常饮食中,辣椒不是调料,而是和玉米一样,成为了主食。最常见的是红辣椒,还有辣中带酸、干涩带苦、辣而偏甜等不同味道的辣椒,即使在一餐饭里,各道菜的辣度也有所区别。

  墨西哥人吃水果时,切好的芒果和菠萝上会洒许多辣椒粉,烤玉米上也会涂辣椒酱,就连棒棒糖的口味也是辣味。像麦当劳、必胜客等外国快餐纷纷选择添加了墨西哥辣椒,汉堡包、鸡翅、披萨饼等食物都有不同辣度的选择,符合墨西哥人的口味要求。由于人们皆能吃辣,每年,墨西哥都会举办“吃辣椒大赛”,参赛人数都会爆满。“吃辣椒能增强体力,帮助消化,增进食欲!”参赛的墨西哥民众总会这样告诉各国记者。

  1990年,意大利世界杯的吉祥物是吉奥,设计师没有选择动物、人物或特产,而是用简笔画的形式,设计了一个像是被拆开的魔方,类似于如今的乐高玩具。吉奥的头部是足球,身体是字母积木I、T、A、L、Y拼成的人形,颜色则是意大利国旗的绿、白、红三色。而“吉奥”在意大利语中表示“你好”和“再见”,一般用于非正式场合,或者和朋友、家人等亲近的人来说。

  当时,欧美时尚圈认为,吉奥的设计开创了意大利的极简主义风格,领先于上世纪80年代末的任何一派。1960年,新现代主义和新形式主义流行于意大利,前者的相关产品价格昂贵,后者强调功能性,缺乏人情味;1980年,新现代主义逐渐没落,后现代主义出现,这种风格借鉴了波普艺术,色彩大胆,装饰夸张,造型怪异,给人们带来了视觉冲击。然而,吉奥的设计团队既没有采用新现代主义,也没有采用后现代主义,而是开辟了极简主义,他们认为,简单胜过复杂和繁琐,是一种永不过时的选择。

  华纳兄弟设计了1994年美国世界杯吉祥物:名为“射手”的小狗。射手身穿红白球衣、蓝色球裤和红白相间的球袜,抱着一只足球。之所以选择小狗,华纳兄弟的设计团队认为,狗是“美国梦”的一部分。美国梦包括一座房子、一辆汽车、爱人和两个孩子,以及至少一只狗。

  作为主办方,美国希望通过这届世界杯,提升足球在本国的吸引力。然而,迄今为止,美国的“四大球”分别为职业篮球、棒球、冰球和橄榄球,并没有包括足球。足球在美国备受冷落的现状,与移民文化有关。美国移民多为欧洲的后裔,当时,这些欧洲后裔认为,足球是蓝领阶级的“野蛮”运动,因此他们更喜欢橄榄球、棒球、篮球等爆发力强、规则精细、战术性高并兼具对抗性的运动。例如,橄榄球比赛中有许多“站点”,进攻机会很多,整场比赛是“计划、执行、重置”的节奏,氛围紧张,令美国观众期待;而足球比赛的大部分时间都是看球在中场倒来倒去,只能宏观地观赏比赛,整体过程过于平淡,不符合他们的期待。

  1998年,法国世界杯吉祥物是一只名为“福蒂克斯”的公鸡,流畅的颠球动作成为福蒂克斯的招牌动作,而法国人民也非常喜欢这个吉祥物,他们认为,公鸡能象征国家和民族。事实上,公鸡不仅是法国足球协会的纹章动物,从大门到历史纪念碑的装饰,再到法国足球队的球衣,公鸡和法国紧密地联系在一起。然而,这始于一场误会。

  在拉丁语中,高卢人和公鸡是同一个词,罗马人有时会弄混,他们逐渐认为,高卢人具有公鸡的好斗和骄傲的特征,而高卢人本身愿意用野猪来作为民族象征。到了中世纪,法国的象征变成了鸢尾花,它代表虔诚和纯洁,符合天主教信仰,也被王权所推崇。法国大革命时期,由于鸢尾花和君权神授紧密相连,而公鸡被视为不屈和反抗的象征,被革命者广泛使用。后来,拿破仑帝国曾引入雄鹰。1870年,法德两国对立,雄鹰被视为德意志的象征,公鸡的地位则被日益巩固,法国人认为,公鸡的打鸣不但可以报早,还能预报是否有突袭,象征着勤劳和警惕。一战期间,公鸡成为了法国的官方宣传,出现在对抗德国威胁的围墙和哨岗的海报中。如今,公鸡与三色旗、马赛曲被列为法兰西共和国的象征。

  电脑动画制作凸显神线届世界杯在韩国和日本举行,这也是首次在亚洲举行的世界杯,吉祥物是由电脑动画制作的三个太空精灵,名字分别是尼克、卡兹和阿托,合起来被称为“精灵Atmo”。主办方介绍:“外太空的精灵生活在大气层,它们高兴地踢着足球,象征融洽、团结与合作。”

  设计团队采用了新概念来制作吉祥物,团队负责人称:“东亚是神话故事的发源地,令人十分向往。我们希望利用漫画和电影的特点与优势,来创造全新的吉祥物。”三个精灵代表了不同的性格,尼克热衷射门,头脑灵活,学习热情高;卡兹拥有许多梦想,关心世界大事;阿托领导着尼克和卡兹,是精神领袖,多才多艺。有关吉祥物的3D动画片也随后播放,受到了孩子们的欢迎。

  2006年德国世界杯的吉祥物是一只名为“格里奥”的狮子,格里奥被设定为能说会道,且有自己的思想和观点。他身高2米,好朋友是陪伴在自己身边的足球皮乐。因为他们都热爱足球,便成为了无话不谈的搭档。主办方称:“我们希望吉祥物能像人一样能思考。”

  格里奥和皮乐亮相后,赢得了许多好感,也受到了专家的批评。专家们认为,狮子并不能象征德国,《世界报》评论员指出:“为什么不选择牧羊犬、鹿或者鹰?”同时,英国人也表示了不满,认为德国人剽窃了他们40年前的吉祥物创意“狮子维利”。对此,主办方解释:“狮子代表力量,且在古典徽章中,狮子是最常用的动物。”

  2010年南非世界杯的吉祥物是一只拥有绿色卷发的豹子“扎库米”。扎库米穿着白色T恤、绿色短裤,奔跑起来速度很快,代表驰骋绿茵场的足球运动员。扎库米的设定是一只快乐、自信、勇敢的豹子,他热爱足球,认为足球是一项可以打破语言障碍的运动。而最特别的,是主办方和设计团队将扎库米的出生日定为1994年6月16日,这是种族隔离制度废除的日子,扎库米也与新南非共和国同龄。

  曾经,南非的历届领导人都推行种族隔离制度,他们认为取消这种制度会导致南非白人的消失,因此极力推行,并称这是“自我保护”。直到1991年,南非共和国废止《人口登记法》《原住民土地法》和《集团地区法》,从而在法律上取消了种族隔离政策。1994年4月,南非举行首次不分种族的全民大选,曼德拉当选新总统,德克勒克成为副总统,长达半个世纪的南非种族隔离制度被终结。

  2014年巴西世界杯的吉祥物是名为“福来哥”的犰狳,其原型是巴西三带犰狳,已被列为濒危物种。在受到外部威胁时,犰狳会团成一圈,用甲壳保护自己,形态与足球相似。福来哥背部和尾部都是蓝色,脸部和四肢为黄色,身穿带有“巴西2014”字样的T恤。国际足联秘书长表示:“2014年世界杯的重要目标之一,是成为一个宣传环境与生态的平台,三带犰狳作为吉祥物,与世界杯的理念相符。”

 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的吉祥物是名为“扎比瓦卡”的西伯利亚平原狼。扎比瓦卡头顶橙色边框运动镜,身穿白、蓝、红三色足球衫,而它的名字在俄语中为“进球者”。设计者选择了西伯利亚平原狼,因为这是俄罗斯境内最常见的猛兽,它以勇敢坚韧的狩猎精神著称。自古以来,俄罗斯人对狼都怀有崇拜之情。例如,民间故事《王子与灰狼》是每个俄罗斯孩子的必读物,故事中,狼是忠诚勇敢的化身,帮助王子脱险后打败敌人,成功带回了偷走金苹果的小偷。画家们还创作了许多连环画、油画,突出狼的英雄形象。

TAG标签: 世界杯吉祥物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